美军414人确诊新冠肺炎 罗斯福舰上5000人进行检测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26日,意大利已累计确诊74386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7503人病亡,死亡率高达10%。而与之邻近的德国,累计确诊37323例,仅有206人病亡,死亡率仅为0.55%。两个国家相差18倍。

意大利和德国巨大反差引起了许多国家政府和科学家的关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联合国2015年全球老龄化报告:德国和意大利并列全球老龄化人口第二高、欧洲第一高国家(60岁以上人口占28%)。彭博全球健康指数甚至表明:意大利人有着比德国人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从立遗嘱人的学历水平统计来看,此类群体中,学历集中分布在“高中”及“大学”两个阶段。同时,三年来,小学、初中学历的占比在降低,而大学学历及以上的立遗嘱人数比重在增加。

为什么两个同样有着高比例老龄人口的国家,老人的感染率大不相同?这背后两国社会文化和老年人的社交行为习惯不同,或许是一个被忽视的重要原因。

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这两个地理邻近,且同样有着严重疫情的国家的死亡率截然不同?在统计数字的背后,有哪些因素值得全球各国反思和学习,最终一起打赢这场全球抗疫战。

汉堡大学医学中心传染病学系主任玛丽琳·阿多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现在来评论德国是否比其他国家表现得更好为时过早。”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

与其他年龄段的立遗嘱人不同的是,“90后”的遗嘱中,“虚拟财产”的纳入和安排成为其一个突出的特征:支付宝、微信、QQ、游戏账号等虚拟财产是“90后”遗嘱中常见的财产类型。这也使得“90”后群体的遗嘱更显特别。

更重要的是,德国较早就开始对症状较轻的人进行检测。这意味着确诊病例的总数可能比其他国家更准确地描述了病毒在本国的传播情况。

作为目前全球疫情的“震中”,欧洲大部分国家因新冠肺炎病亡的人数都在激增。其中有两个国家——意大利和德国,显得特别“突出”。前者有着全球最多的病亡人数和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死亡率,而后者则正好相反,死亡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